王先生长年因工作的关係,被外派居住在国外,昨天打电话进事务所约谘询时间时,还特别提到:「因为只会在台湾待一週,因此希望能尽快安排这两天的会谈时间。」因此今天一早,我便和他在事务所见面了!

「王先生您好,昨天电话中,您只提到有继承的问题需要协助,请问是继承遇到甚幺问题呢?」我问。

「吴律师,其实是我收到法院的开庭通知单!我妹妹告我,要分妈妈的遗产。通知单上写下个月开庭,但我不会在国内,因此我想请吴律师帮我处理。」说着说着,王先生就把法院的开庭通知书递给我了。

我接过来一看,案由确实清楚写着「分割遗产」。

我接着问:「王先生,请问您母亲在什幺时候过世的?遗产税有申报完成了吗?」因为,如果没有申报完遗产税,拿到国税局的免税或遗产税缴清证明书的话,继承人们是不能提起分割遗产诉讼的。

「有的,我妈妈在去年过世,遗产税已经申报完成,有拿到遗产税缴清证明书了!吴律师请看这份文件。」

我接过王先生递给我的遗产税缴清证明书,稍微看了一下上面申报的遗产,主要是银行存款、股票,并没有一般容易造成继承人们分配意见不合的不动产。因此我又向王先生提问:「看您母亲的遗产,还算单纯,请问您们的父亲还在吗?您又有几位兄弟姐妹呢?」问这些问题,是在釐清继承人,到底有哪几位?

「我父亲10年前已经过世,我只有一位妹妹,就是现在要告我的这一个妹妹。」

这样初步看起来,已故王妈妈的遗产状态和继承人,都很单纯啊。为什幺妹妹要告哥哥,而无法用协调的方式谈遗产分配呢?

「妹妹提告之前,有和您谈过吗?」

「从去年妈妈丧礼办完之后,我们就有陆陆续续讨论,对于妈妈的存款和股票,我们一人一半,当时都没有意见!可是妹妹坚持要求,之前妈妈生前赠与给我的钱,也要算遗产,她也要分,我不同意;所以我这方面们就一直没有达成共识。而我这次回来台湾,就看到家里信箱有招领邮件,我去领之后,没想到竟然是妹妹告我的法院通知书!」

看来,这笔王妈妈生前赠与给王先生的款项,就是今天二人意见相持不下的原因了!

「请问吴律师,我妈妈之前给我的钱,妹妹真的有权利分吗?」王先生急切的问道!再仔细的看了一次「遗产税缴清证明书」上面确实有一笔记载「死亡前二年内赠与财产」核定价额100万元!

「虽然依据遗产及赠与税法规定,这笔母亲赠与给您的现金,您和妹妹当初在申报遗产税时,必须併入遗产总额申报。但基本上,母亲赠与给您的财产,就已经是您的财产了!」我向王先生解释。

「可是我妹妹之前说什幺,民法有修法:死亡前两年的赠与,继承人都可以分?」王先生急着找出,他和妹妹之前的line对话纪录给我看!

「我想那是您妹妹误解了!她提到的可能是现在的民法第1148-1条的规定:『继承人在继承开始前二年内,从被继承人受有财产之赠与者,该财产视为其所得遗产。前项财产如已移转或灭失,其价额,依赠与时之价值计算。』」

「不过这个规定,法律的立法理由和法院的看法都认为,是在保障被继承人(也就是您母亲)的债权人的规定!是避免被继承人生前把自己的财产都送出去,导致身故后,债权人的债权反而没有办法获得清偿。而继承人们之间,彼此是不可以主张依据这一条,要求其他继承人把生前接受的赠与又计算回来应继遗产当中的!」

「那幺,我就可以放心了吗?」王先生听完我的解释后,鬆了一口气说。

「是不是可以放心,我还要跟您请教,当初母亲为什幺要赠与您这一笔100万元?」

【长照法律】许多遗产纠纷,源自继承人对「付出」的认知差距

「我没有问过妈妈,但这几年妈妈退休没有继续工作了,我都从国外寄钱回来给妈妈当生活费。前年妈妈诊断出肺腺癌末期后,某天妈妈只告诉我,她有汇这笔款给我,叫我好好照顾自己。」听着王先生缓缓道来,我可以想像王妈妈当初对于儿子的生活,放不下的那份心情。

「王先生,请问您结婚了吗?」我忍不住开口问,或许王妈妈是担心儿子身边没有人可以互相照顾?

「我还没结婚。」王先生说。

「那是了,我可以理解您母亲当初汇款时的心情,她可能想您身边还没有个伴,至少多留点钱可以照顾自己!」

「此外,民法是规定:如果当初您母亲是因为您要结婚、分居或营业,才赠与财产给您,那幺今天妹妹可以要求把赠与价额100万元,加入应继遗产,到时候分遗产时,从您的应继分扣除。」

「但是,今天听起来『不是』因为这三个原因,您母亲才赠与财产给您,因此,您妹妹就『没有权利』这样要求了!」听到这里,王先生才真正放鬆了下来。

「当初,母亲生病后,是由谁去照顾她呢?」我问。

「那时候因为我的工作在海外,比较不好请假,所以我主要是定期回来看妈妈,但我有汇款请妹妹帮忙照顾妈妈,我其实也很感谢妹妹,在最后的时间,花了不少心力照顾妈妈。」

「您们没有请外籍劳工看护或是照顾服务员来协助吗?」我想许多台湾多数家庭,至少会请外籍劳工看护帮忙。

「都没有耶!是不是妹妹现在觉得,她对妈妈付出比较多,所以对于妈妈有另外给我100万元,心理不平衡!其实这几年我有听妈妈说,妹妹三不五时会因为先生工作比较不稳定,来跟妈妈要求金钱协助,妈妈也有资助她了啊,那些,我也都没跟妹妹计较了!」

说到这,王先生似乎有些忿忿不平的情绪上来了。

「王先生,我想我了解目前您和妹妹在心理上,僵持不下的点在哪里了!对于您提到的照顾情况,您们两位有不同的立场,也很难说谁对谁错。」我对他说。

「吴律师,那后面的法院程序就请您协助了!」

「好的,我想诉讼程序我们还是一样进行,这中间我会尽我所能看看能否有机会透过双方谈和解,来把这个结打开。」


许多遗产纠纷案件,源自于继承人们对于自己及其他继承人对被继承人(通常是父母)与这个家的「付出」质、量,认知颇有差距。

到底你我的付出,一分值多少?甚幺叫公平?是一个在继承人们心中难以解开的结!而常常呈现出来的,就是争产诉讼了!这不只是有钱人的专利,而是你我身边一个个活生生的真实人生!

因此,我通常建议家属们,当家人因生病、失智、失能等情况,需要长期照顾时,可「适度的」请专业相关人员来协助,例如:照顾问题请照顾服务员协助,财产问题请律师协助等等。以避免被照顾者上天堂之后,继承人们间因照顾过程(甚至从小到大)不愉快而产生的心结,最后引发遗产大战,在人间法庭不断上演,我相信,这也不是在天堂的父母们所希望看见的!

延伸阅读担心死后子女挥霍财产,可善用「遗嘱信託」安养天年的房子被儿子拿走时,父母该怎幺拿回来?

参考法条

遗产及赠与税法第15条民法第1148-1条民法第1173条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