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生邸事件》

孝史想睁开眼,可是眼皮却动也不动,简直像黏住,不管怎幺努力都是徒然。

包围身体的热度逐渐减退。相对地,遍布各处的疼痛与灼热愈来愈清晰,全是受伤的部位。不过,比想像中少。右掌和右肩,两颊、额头、小腿肚、指尖,还有脚底。右脚踩到玻璃的伤口发痛,仍在流血。感觉得到不适,感觉得到疼痛,这是活着的证明。我得救了吗?

身体在半空中漂浮,右手似乎抓着什幺。有人交代绝不能放手,所以还抓着。是什幺呢?交代我不能放开什幺?对方又是谁?

脑袋一片混乱,意识愈来愈迷濛。好睏,快睡着了。

意识倏然中断……        

孝史昏过去,时间观念随之消失。他跌进内心深处的黑暗。

接着,继续坠落,身体不停下沉。孝史赫然惊醒,听到破空而过的风声,指尖似乎触摸到户外冰冷的空气。

往下、往下、往下,身体不断往下掉。破裂的睡衣随风拍打,真的是劈啪作响。强风打在脸上,让人张不开眼。

往下。

突然间,伴随噗通一声闷响,孝史摔落地面。

右肩着地。实在太过疼痛,呼吸甚至暂时停止。

他本能地蜷起身,没撞到头。在痛苦消退前,维持相同的姿势,不动也不睁眼,缩成一团。空白的意识中,漆黑浪潮缓缓沖上来,包围孝史。

这次很快退潮。从头到脚尖,孝史彷彿能清楚听到徐缓的退潮声。

心中的现实感又回来了。

孝史没睁眼,继续躺着。真想一直躺下去。保持这种状态,就会有人来救我吧。

他换成俯卧的姿势,半副身躯平贴地面。十分寒冷,像贴在冰上。灼伤的脸颊和额头好舒服。张开手,右掌贴在地上,疼痛瞬间远离。

虽然正值二月,柏油路竟然这幺冰冷,触感还这幺柔软。

好冷。寒气包围全身,有冰凉的东西纷纷掉落。

孝史试着眨眼,却睁不太开。睫毛烧焦黏住了。

想移动身体,却忍不住发出呻吟。眼睛深处彷彿天旋地转,涌起一股反胃的感觉。于是孝史放弃,再度趴倒。

半晌后,孝史又试一次。他小心翼翼地抬起身体,以较不疼痛的左手撑住地面,提起膝盖。完成一连串动作后,总算能侧坐,他举起右手搓搓脸。

终于能睁开眼。

首先映入视野的,是雪白到发光的地面。他就瘫坐在地。

每一次眨眼,模糊的视野就愈来愈清晰。但地面还是一样白,包裹身体的寒气害他几乎冻僵。落在头顶、额前、脸颊上,一点一点冰凉的感触未曾消失。

这不是错觉,他没发疯。

孝史抬头仰望,只见无数发亮的白色碎片,从灰色占据的夜空飘落。

是雪,下雪了。

5

实在令人难以置信,孝史目瞪口呆地仰望上空。大片大片的雪不停飘落,是他从没见过的景象。地上积着雪,有些像山一样圆鼓鼓,应该是树丛吧。

孝史查觉背后有人,惊诧回头。还没看清任何东西前,一双手伸来,抓住他睡衣一角,将他拖到一个大雪堆后方。

孝史正要大叫,背后又伸出一只手摀住他的嘴。一道压低的声音在他耳畔说:「不要出声。」

孝史不禁屏住呼吸。

此时,头顶上方一亮,传来卡嗒卡嗒声,似乎有人开窗。

「刚才那是什幺?」一道男声问。

惊吓之余,孝史差点又尖叫。背后那双手像是料到他的反应,用力压住他。

先前有人要我别出声,是怕这个男的发现吗?可是,为什幺?明明应该求救啊。好不容易逃出发生火灾的饭店,干嘛躲躲藏藏?

「大概是猫从屋顶跳下去吧。」这次换成女声回答。娇滴滴的语气,音调偏高。

「看样子,又是一场大雪。」

男子语毕,传来关窗声。灯依然亮着。这段期间,一股力量架住孝史。

不久后──可能有五分钟吧,灯光熄灭。约莫经过十秒,架住孝史的手总算鬆开。

孝史察觉背后的人在移动。那名中年男子──对,就是他,注视着孝史。

「你不要紧吧?」对方悄声问。

他的脸燻黑,衣服处处是烧焦的痕迹,不过,伤势似乎不怎幺严重,就是鼻头有点发红,眉毛烧焦而已。

「全身骨头好像快散了。」

男子刻意压低话声,孝史自然跟着降低音量。看到男子严肃的表情和态度,他觉得最好这幺做。

「我们是跳窗逃出来的吧?」

除此之外,不可能有其他方法。

「你拉着我,打破某扇窗,带我跳下来,对不对?虽然不晓得你是怎幺办到的……是到离电梯比较远的房间,像是二○四号房那边的窗户跳下来的吗?」

男子凝视着孝史,没有回答。雪花纷纷黏在他眉毛烧焦的地方,慢慢染成一片白。若在平常,看到这模样可能会爆笑,此刻孝史却笑不出来。

这种气氛太诡异了。而且,为什幺完全听不到消防车的警笛声,也没看见救护车?甚至没有凑热闹围观的人。

别的不说,起火的平河町第一饭店在哪里?

「请问……」

孝史思索着该怎幺问下去。男子不发一语,朝刚才窗户开关、传出人声的方向,扬了起肥短的下巴。

孝史随着他的指示望去。在灰云密布的夜空下,片片雪花织成的帘幕后方,浮现一座黑色建筑物的身影。

那是一幢双层建筑,半圆的拱型玄关亮着一盏黄色小灯。几扇格得很密的细长窗户,只有二楼最远的一端还亮着灯。

孝史移动视线,扫过建筑外观。混乱的脑袋仍处于惊吓中,却保有对这幢建筑的记忆。虽然印象模糊,但确实似曾相识。

那是一幢洋馆,这年头在东京十分少见,感觉像是博物馆或银行的总行。占地不算大,不过中央有一座三角形屋顶的钟塔。而且,这种红砖外墙……

任凭雪不停掉落、堆积在髮上,男子平静开口:「饭店的电梯旁,挂着这房子的照片。你没注意到吗?」

孝史差点发出惊呼。

对啊,他看过那张照片。一张小小的黑白照片,慎重其事地加装相框,旁边写着一大串说明。

「上面应该写着『蒲生邸』。」男子缓缓接着道。

蒲生邸。没错,那张照片和陆军大将蒲生宪之的独照挂在一起。孝史记得那名军人的长相。眼前这幢洋馆,确实是他的家、他的房子。

孝史看着男子。两人浑身是雪,脸色苍白,嘴唇也是惨白。

「但……那是……」

「那张照片是昭和二十三年(一九四八)拍摄的。」

「对啊,所以你说错了。那张照片上,写的是『旧蒲生邸』。」

抬头看了看建筑物,孝史总算露出一丝笑容。

「我知道了。这是你说的蒲生邸的新版,后来重建的吧?这是在平河町第一饭店的哪一边?我完全没注意到。」

男子垂下目光。孝史发现,他的嘴角隐约浮现笑意。如果这个笑容有味道,一定非常非常苦涩。

「我讲了什幺奇怪的话吗?」

男子缓缓摇头,脸上笑意并未消失,但看来不是在取笑孝史。

「不是你讲的话奇怪,而是对你来说,事实变得很奇怪罢了。」

「什幺意思?」

男子望向房子的窗户,彷彿在观察什幺动静,接着道:「说来话长。这里太冷,又是前庭,可能会被拦住问话。穿过建筑物,一旁就是后院。那边有间柴房,我们去休息一下吧。」

男子检视孝史的全身般,仔细看了看他。

「你需要一些御寒衣物,伤口也必须处理。先过去再说。」

男子準备站起,孝史拉住他的衣袖:「请等等,我实在不明白,为什幺要躲在柴房?我们赶快离开这里,向外求救吧。火灾那幺严重,应该来了不少救护车和消防车,我想去医院。」

「可是,你觉得有救护车或消防车前来的迹象吗?」

男子冷冷丢出一句,孝史顿时语塞。

「一定是搞错了……」

「还有,这些雪呢?」男子举起手,承接大片雪花。「短短几个小时,雪就下成这样?」

「那是睡着没注意到而已,下雪又没有声音。」

男子叹一口气,露出苦笑:「那幺,平河町第一饭店在哪里?你看得到吗?你说的对,那样严重的火灾,一定会冒出大量浓烟,天空也会映出火光。找一找,应该很快就能发现饭店在哪个方位。是在哪边呢?」

用不着男子挖苦,孝史早就感到不对劲。

他彷彿落入一场大骗局。像在一堆象棋里,混进一枚西洋棋,唯独他不懂规则,搞不清状况。

「到处……都看不到饭店。」

孝史不情愿地承认。感觉十分恐怖。

「我们在哪里?请告诉我。你把我从那家饭店带到什幺地方?」

準备站起的男子再度坐下。可能是认为不解释清楚,孝史就不肯移动吧。

「我再说一次。那张照片,是在昭和二十三年,蒲生邸拆除前拍摄的。」

「嗯,我听见了。昭和二十三年,那是很久很久以前,我还没出生。」孝史嚥下一大口口水。「昭和二十三年的建筑,为什幺会在这里?」

男子盯着孝史的双眼回答:「因为我们在昭和二十三年前。」

像是为了封住孝史的嘴,不让他反驳「怎幺可能」,男子紧接着道:「除此之外,没办法从那场大火逃生。我知道你很难相信,不过,这是事实。」

「什幺事实?」

男子依旧看着孝史,轻轻吸一口气,吐出白色气息,说:「我们穿越时光了。」

穿越时光?

面对说不出话的孝史,男子神情有些内咎。

「我,是时光的旅人。」

【延伸阅读】

#妞书僮

#宫部美幸

妞书僮:日本文坛天后「宫部美幸」出道30週年纪念!《蒲生邸事件》新书转载2-1 

好书不寂寞,妞书僮来陪你看看书

「拥有可以改变史实的能力,是幸?还是不幸?」日本文坛国民天后「宫部美幸」出道30週年纪念,经典回归~这本小说不只有推理、奇幻的部分,还包含了日本历史在里面,真的是一本很值得细细品味的小说!

本文摘自《蒲生邸事件》

妞书僮:拥有穿越时空的能力是幸、还是不幸?《蒲生邸事件》新书转载2-1

出版社:独步文化

作者:宫部美幸

日本旅游推荐:海岛婚礼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