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到好成绩就可以拿到钱,这是一件好事吗?

付钱叫人去动绝育手术是个很大胆的例子。这里还有一个例子:美国境内的各学区,都试图藉由提供奖金给在标準测验中考得高分的孩子,以改善学业成绩。认为现金诱因可以解决美国学校所面临问题的这种想法,逐渐在美国的教育改革运动中成形。

我以前就读的是位于加州太平洋帕利塞德的公立高中。当时我偶尔会听说,有的孩子只要成绩单里每得一个A,父母就会给他奖金。我们大多数的人都会觉得这很丢脸,可是当时没有人会想到,有一天连学校也会付钱换好成绩。我倒是记得,洛杉矶道奇队那几年的宣传活动就是提供免费门票给登上荣誉榜的高中生。我们当然并不反对这个计画,而且我和朋友还因此去看了不少场球赛。不过并没有人认为那是一种诱因,大家都觉得那是不足挂齿的小东西。

现在情况大不相同了。奖金制度已被视为教育改革的重要关键,尤其是对那些住在郊区表现不佳的学区的学生。

最近有一期《时代杂誌》的封面,就直率地提出了这个问题:「学校应该贿赂孩子吗?」有些人认为,这完全要看贿赂有没有效。

哈佛的经济学教授佛莱尔(Roland Fryer Jr.)正努力想找出答案。佛莱尔是位非裔美国人,在佛罗里达州及德州恶劣的住宅区长大。他相信奖金制度可能可以帮助大都市中贫民区的孩子。他在基金会的支持下,于美国几个最大的学区里实验他的想法。从二○○七年开始,他的计画付出了六百三十万美元给二百六十一个都会区学校的学生。这些学校的学生主要都是来自低收入的非裔及西语系人口家庭。各个城市使用的奖金制度都不相同。

纽约市参与这项计画的学校,会发给在标準测验中成绩优良的四年级学生二十五美元。七年级学生每次考试可得到五十美元,而每个七年级学生平均可以得到总金额二三一.五五美元。华盛顿特区的学校,中学学生只要全勤、行为良好或交作业,学校就会给现金奖励。认真的学生每两个星期就可以得到一百美元之多。一般学生每两星期可以得到约四十美元的现金,整个学年可以得到五三二.八五美元。芝加哥的学校提供九年级学生成绩优良奖学金:拿A可得五十美元、拿B可得三十五美元、拿C可得二十美元。最顶尖的学生,一学年可以拿到相当可观的一.八七五美元。德州达拉斯的小学二年级学生,只要看完一本书,学校就会付他们二美元。学生得在电脑上作完一份试题,证明他们真的看过那本书,才能领到现金。

奖金的效果错综不一。纽约市付钱给考高分的学生,但这样做并没有改进他们的学业成绩。芝加哥付给成绩优良学生的奖金,改善了出勤率,但标準测验的成绩并未进步。华盛顿特区学校的奖金帮助部分学生(西语系、男生,以及有行为问题的学生)达到较高的阅读能力。奖金效果最好的是达拉斯的二年级学生。那些每读一本书就可拿到二美元的小朋友,到了年底成为阅读能力最好的学生。

佛莱尔的计画,是近年来许多提供孩子奖金以改善在校表现的其中一个尝试。另一个类似的方案是「大学先修课程」(Advanced Placement,简称AP)测验成绩优异奖金。大学先修课程让高中生提前挑战大学程度的数学、历史、自然学科、英文等科目。一九九六年,德州首创先修课程奖励方案,提供通过大学先修课程测验(成绩三分以上)的学生一百至五百美元不等(视学校而定)的奖金。教师也能获得奖赏;每一个通过测验的学生,其教师可以获得一百至五百美元不等的奖金,此外还有额外的薪资津贴。这项奖金方案目前已在德州的六十所高中实施,目标是使少数族裔及低收入家庭的学生做好进大学的準备。目前已有十几个州提供学生及教师成功通过大学先修课程测验的奖金。

有些奖金方案其实是以教师、而不是学生为对象。虽然教师联盟对于付钱改善绩效的建议存有疑虑,但选民、政客以及某些教育改革者,还满乐于看到这种付钱给学生学业成绩良好的教师的想法。二○○五年以后,丹佛、纽约市、华盛顿特区、吉尔佛郡、北卡罗莱纳,以及休斯顿的学区,都开始实施给教师的奖金计画。二○○六年,美国国会设立教师奖励基金,以提供表现不佳学校的教师依绩效支付的奖金。欧巴马政府增加对该方案的补助。最近奈许维尔地区也有一个民间资助的奖励计画,若中学数学教师能改善学生的数学成绩,就可得到最高达一万五千美元的奖金。

奈许维尔的奖金虽然相当可观,但实际上对学生的数学成绩一点影响也没有。不过德州等地方的大学先修课程奖金方案,却有很好的效果。包括来自低收入家庭及少数族裔背景的学生,受到鼓励去修大学先修课程的人数比以往多,其中有许多学生都通过标準测验,因而取得大学的学分。这是非常好的现象,不过这个现象并不符合奖金的标準经济观点:你付的钱愈多,学生就会愈用功,成果也会愈好。事情其实比这个更複杂。

成功的大学先修课程奖励方案,不只提供现金给教师及学生,也改造了学校的文化以及学生对学业成绩的态度。这种方案提供教师特别训练、实验设备,以及在课后及週六有组织的家教课等。麻萨诸塞州渥契斯特地区的一所学校,甚至对所有学生开放大学先修课程,而不是仅限于预先筛选的精英。学校还用饶舌歌手的海报吸引学生参与。「让那些穿着垮裤、崇拜小韦恩等饶舌歌手的男生认为,去选这种最难的课很酷」。通过年底这项测验所领到的一百美元奖金固然是一股动力,但这一百美元的宣示意义比金钱本身更多。一位成功的学生告诉《纽约时报》:「这笔钱很酷。是很棒的附赠品。」该方案所提供的每週两次课后辅导课程和週六八小时的课程也很有助益。

有位经济学家仔细审视德州低收入地区学校的大学先修课程奖金方案,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该方案的确成功地提升了学业成绩,但并不是走标準「价格效应」所预测的路线(你付的愈多,学生的成绩愈好)。虽然有些学校支付通过大学先修课程测验的学生一百美元,有些学校则付到五百美元之多,但未必是付钱较多的学校,学生的测验成绩就一定比较好。该研究报告的撰写人杰克森(C. Kirabo Jackson)认为,学生与教师「并不只是朝收益最大化的目标行事」。

那幺这到底是怎幺回事呢?这笔钱具有宣示的效应──使学业成绩变成很「酷」的事,这就是为什幺奖金的金额并不具有决定性。虽然大多数学校只针对英文、数学和自然学科的大学先修课程提供奖金,但这个奖金方案也同时造成选修历史、社会等大学先修课程的学生人数增加。大学先修课程奖金方案的成功,不在于贿赂学生达到特定的成就,而是改变了他们面对成就的态度以及学校的校风。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