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默的情人》

4

「我读完妳的剧本之后会告诉妳我的看法。」他说。接着他鼓起勇气问:「妳可以给我妳的电话号码吗?」

克莱瑞丝停下打包的动作,坐到茶几上,手肘撑着膝盖望着他。

「你不是已经有了吗?」

「没有啊。」

「你确定不是星期六就拿到了?」

「有的话我就不会跟妳要了。」他努力不让嗓音变沙哑。

「你星期天有打给我啊,从国家地理及统计局打的。」

他想好的所有美丽告白都在这瞬间烟消云散。

「我不知道妳在说什幺耶。」

「我可不是三岁小孩。」她慢吞吞地说,她对自己说的话有十足把握。

「我在星期天接到一通怪电话,那男的说他是统计局的人。他的声音和说话语气都和你很像,他还问了我一大堆问题。不过问题是,那天稍晚我又回拨,结果有个老头子告诉我那里是科帕卡巴纳的一座公共电话亭。」

「我不—」

「有趣的是,所谓的统计局根本没有我的纪录,他们不知道我的姓氏或生日,因为那男的问我今年几岁。而且我严重怀疑他们会在星期天进行随机调查。有人想唬弄我,打电话来的目的是想得到我的资讯。所以现在换我问你了:你接近我真正的目的是什幺?」

「克莱瑞丝,我……发誓我不知道妳在说什幺,妳一定是把我和其他人搞混—」

「不,没这回事。你半夜三更在拉帕区找到我,难道也想辩解说你只是刚好路过?」

「那是巧合呀!」

「而且你没问我住哪就把我送回家了,表示你知道我家在哪。」

「妳上车的时候说了妳家地址,妳喝醉了耶!妳以为我是随意猜中的吗?」

他不知道还能怎幺回应。他现在的心情是羞愧还是自我鄙夷?

「你一直在跟蹤我。你在烤肉会上弄到我的电话号码,用我的手机打给你自己。」

她从纠结的衣物间捞出她的手机。「在这里,九八三三二九0九0,这是你的电话号码,要我当场拨号来确认吗?」

「妳不会做这种事的—」

「我已经做了,今天稍早的时候我打给你,你听起来睡意很浓。我立刻就认出你的声音了。你星期天打给我胡诌了半天,套出我念的学校;星期一就开始跟蹤我,又查出我住在哪里;昨天晚上你还跟着我去了拉帕区。听着,我很感激你帮了我,可是你不觉得这种跟蹤狂行为有点诡异吗?」

「我不是跟蹤狂,也不知道妳说的打电话的事。」

她露出微笑,摇摇头。她从头到尾很冷静,娓娓道来她是怎幺拆穿他的谎言的。

克莱瑞丝是那种即使内心紧张也会表现沉着的人。

「如果你说得出我姓什幺,我就亲你一下。」她说。

「妳说什幺?」

「我说如果你说得出我姓什幺,我就亲你一下。」她贼笑地複述道,「你得承认我从没告诉过你我姓什幺,不过你是个超幸运的人,搞不好刚好猜得中喔?」

「妳为了证明妳是对的,宁可随便献吻?」

「我没打算证明什幺,只是想让你明白你做的事有一点疯狂。我们几乎不认识呢,泰奥。」

他润了润嘴唇。如果现在道歉就太可悲了,因为克莱瑞丝瞧不起他。

「妳真的好聪明,」他说,「也许这就是妳吸引我的原因吧。以妳醉酒的程度而言,还能记得这幺多事真是了不起。」

她又开始了打包工作,好像难题已经解决了。「我的记忆力超强的。」

「那妳应该记得妳和妳妈说的话。妳还记得她问起我是谁的时候,妳是怎幺回答的吗?」

「我说你是我的男朋友。」

泰奥听见她又说出了这句话,身上的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因为这句话听起来好真实。

「妳愿意给我个机会吗?」

她几乎难以觉察地摇摇头。

她打包完行李了,把空的小行李箱盖起来。她大大伸了个懒腰,舒缓颈部肌肉。

「这是行不通的,」她说,「我们根本不适合。是可以当朋友啦,但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你有点太整齐、太传统了,我喜欢冒险,喜欢狂野的那种人。所以迟早你会对我厌倦,我也会对你厌烦。」

「试试看也无妨啊。」他说。他上前一步,递出礼物。「瞧,我买了这个送妳。」她拆开包装。

「妳说妳没看过她写的任何书,我想妳会喜欢的。」

「谢了,我有时间会看。」她把书随意搁在行李箱上头。

「妳要不要考虑一下我的提议?」

「我已经说了,我们当朋友就好。」她语气开始听起来有些恼火。

「我不想当妳的朋友,我不能—」

「喔,去他妈的!我不想像个贱女人,但你真是死缠烂打!」

「妳不懂—」

「带走你的书,把我忘了吧!我说真的,你最好假装我们从来不认识,忘了我昨天说的话,好吗?我喝醉了,我不是真心说的,别再来烦我了。不准你再打给我、跟蹤我、买礼物给我。」

「克莱瑞丝,我—」羞愧的感觉铺天盖地而来。「我不喜欢妳这样对我说话。」

他移向前,探向她的手臂。

克莱瑞丝抽开手。「谁鸟你喜不喜欢啊,滚开啦!我想跟你好好讲,但你就是听不懂!如果你追不到女人的话,可以去买春、援交之类的啊。」

侮辱的言词源源不绝。她甜美而微哑的嗓音还是一样,习惯动作也没变,但她像是变成另一个女人。这不是他的克莱瑞丝。

他又跨前一步,他觉得需要让她闭嘴。于是他拿起那本书,狠狠往下狠砸她的头。用克莱瑞丝来打克莱瑞丝。

他狠打到克莱瑞丝瘫倒在茶几桌面后又多打了她几下,直到她发不出半点声音。克莱瑞丝的颈后有鲜血渗出,滴到地上的几件衬衫。书的封面原本是粉色的不规则图形花纹,现在也被染成了暗红色。

克莱瑞丝动也不动,他量了量她的脉搏:她还活着。

安心的感觉不足以止住他双腿的颤抖。他瞥向大门,感觉马上就要有人来了,似乎有脚步声传来。他的想像使他全身僵硬、动弹不得。

没人出现。他会想出该怎幺办的,因为他条理清楚、理性、毫不畏缩。克莱瑞丝静止而安详的状态挑拨着他绷紧的神经。

他把两个行李箱都打开,将大行李箱里的衣物挪到小行李箱去。他硬是将衣物都塞进去,有点费力地拉上拉鍊。

接着他把克莱瑞丝放进大行李箱,没将拉鍊拉满,留了一道细缝让她能呼吸。他收拾好散落在沙发上的衣服,再将她的手机收进自己口袋。

他将两个行李箱直立放在门边,从大行李箱的缝隙往里窥看,确认克莱瑞丝看起来还舒适。接着他把茶几拖向一侧,捲起染了血渍的地毯。他往外瞄了一眼:有少数几个路人,不过全都没在注意这里。

他把地毯和行李箱放进后车厢,再次确认克莱瑞丝看起来还好。他把茶几推回原位,锁上屋门,然后开车离开。

5

泰奥试着让情绪镇定下来,不禁发现幸运之神是眷顾他的。他母亲恰好去帕克塔岛玩一整天,让他有机会先把克莱瑞丝藏到房间里,再来思考之后该怎幺办。此外,克莱瑞丝原本就预计去特雷索波利斯的农场旅馆,这表示她的父母不会这幺快就发现她失蹤了。

泰奥搭载货电梯上楼。参孙过来迎门,嗅着两个行李箱,然后摇着尾巴大声吠叫起来。泰奥着急地命令牠安静。

他把克莱瑞丝放在床上—她看起来就像个折翼的天使。

他听着她的呼吸声,将自己的气息与她调整成同步,然后坐到床缘仔细盯着她瞧,不过仍保持着礼貌的距离。他可不想表现得像个变态或狂人。只要假以时日,他会向克莱瑞丝证明她错了。他根本不具备虐待她的能力:他缺乏其他男人与生俱来的动物本能。而这只是他的其中一项特质,要是和他相同特质的人多一些,相信世界会更美好。

克莱瑞丝很快就会醒了,然后要求离开。她会气沖沖地跑下楼,左手按在伤口处,右手拿着Vogue牌薄荷菸,紧张兮兮地吞云吐雾。她会对着他咒骂,谨慎提防他再度攻击。他会遭到逮捕,接受公开的唾弃。报纸会用斗大的标题称呼他为绑架犯。

他心情很低落:这是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个恶人。他把克莱瑞丝塞在行李箱里带回家,是不是就成了罪犯?他不是预谋犯案,也没兴趣讨赎金,他只是想为克莱瑞丝做出最好的选择。敲击她的头是临时起意的荒唐举动,他真心感到抱歉。也许他应该这幺告诉她:说他很抱歉。

可是万一她不肯原谅他怎幺办?

他不能让她走。在他知道她会有什幺反应之前,他不能直接放她离开。就算她不去报警,也会对他避之唯恐不及—那同样是他无法忍受的结果。杀死她的念头一闪而过,但他立刻就否决了。

不知是出于烦躁或是紧张,他用口哨吹起一首曲子。参孙始终叫个不停,用长长的爪子搔刮卧室门。泰奥不想让狗嗅闻克莱瑞丝或她的行李箱,他走出房间,由外头锁住房门,再把参孙关进洗衣间。

他在橱柜里的药物间翻找,找到一盒希普诺勒,那是他母亲用来助眠的镇静剂。派翠西亚回家时如果发现参孙叫个没完的话,一定会起疑的,最好还是给那只狗吃点镇静剂,让牠一觉睡到隔天早晨,那时候泰奥应该已经想出该怎幺处置克莱瑞丝了。他掰开狗嘴,往牠喉咙里塞了颗药丸,十分钟后参孙安静下来。

泰奥回到他房间,但开门时动作放得很慢,因为他不能排除克莱瑞丝已经甦醒的可能性,她可能正等着攻击他。他立刻就责怪自己竟有这幺暴力的想法。他玩起一场愉快的游戏,用目光数算她脖子上有几颗雀斑,这时她微微蠕动起来。她迷迷糊糊地半睁开眼,他不晓得该怎幺办。他应该赶快道歉还是故作镇定?要表现同情还是独断独行?

她皱着眉头,慢吞吞地抬起手拨开拂在脸上的髮丝,眼神扫视着家具。她发出痛苦的呻吟。泰奥奔到浴室,往掌心里倒了两粒药丸,碾成粉之后撒进一杯水里化开。

「喝下去吧。」

听见他的声音,她的脸蒙上一层阴郁,身体仍软弱无力,她看起来紧张且害怕。

「这是治妳的头痛的,喝下就会好一些。」他避免说太长的句子,因为他不喜欢对她撒谎。

克莱瑞丝喝了水,把杯子搁在床边桌上,然后动了动嘴唇,口齿不清地问了个问题。她的声音颤抖,因此她重新再试了一遍。

「你要对我做什幺?」

她的语气让他听了很难过。他说了声他马上回来,就走出房间,然后他在客厅里来来回回地踱步。五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二十分钟过去了。他回到房间,看到她再度昏睡过去。

情趣用品店离他家有三个街区远,在希拉里奥德戈维亚街和诺沙圣荷拉大道交叉口。泰奥一向对这家店很好奇,他觉得这个贴满免费脱衣舞和三级片宣传海报的地方,旁边正好就是他和母亲每週日去的教会,实在是很滑稽的事。罪恶和救赎并肩向你招手。

他走进店内的一瞬间就知道自己会后悔了,他能想像他们展售着什幺样的商品,而光是他的想像就已经惹得他浑身不自在。这就是他为什幺迟迟没来过的原因,而且若非情势所逼,他可以一辈子都保持那个状态。

他的目光迴避着满墙的按摩棒和各种尺寸、颜色、粗细的塑胶阳具—真是怵目惊心—他直接沿着走道前进,置身皮革束带、鞭子和暴露的情趣装之间。

(待续)

【延伸阅读】

#妞书僮

好书不寂寞,妞书僮陪你看看书

这本书的口味一点都不大众化!集诡异、惊悚、明快、扭曲于一身,但作者却用「畸型」的文字,诠释了完美的惊悚小说~(妞编辑不夸张,内容真的超级变态der)

本文摘自《沈默的情人》

妞书僮:挑战自己对「重口味」文字的极限!《沈默的情人》新书转载2-1

出版社:奇幻基地

作者:拉斐尔蒙特斯

上一篇: 下一篇: